到底是誰在殘害人、是誰在拯救人

福建省 許晴

  在學校裡,書本上提及當今的中國總是冠上繁華、現代、高科技等美名,又常常提及雷鋒、孔繁森等共產黨員怎麼為人民服務,天真、幼稚、無知的我在這些謊言的蒙蔽下認為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美好,盼望著能早日出去看看。但在我跨出校園後,才發現大紅龍掌控下的真實世界是如此這般的邪惡、污穢、黑暗與不可生存。 繼續閱讀

廣告

詩歌《神真實的愛》神愛世人【A Cappella MV】

哈利路亞!……今天我又回到神面前,看見神那可愛的容顏(啦……),

今天我又回到神面前,告別我那漂泊的從前(哈利路亞!)。

今天我又回到神面前,享受神話語心無比甘甜,

今天我又回到神面前,心裡的話語訴說不完。

是神那溫柔的話語澆灌餵養我成長,

是神那嚴厲的話語激勵我跌倒再奮起!

神哪!我們能讚美你,真是神把我們高抬

我們今天能歌頌你,全數是神的祝福和憐憫,

我們愛你全能真神!

啦……啦……讚美全能神

啦……啦……哈利路亞!

啦……啦……讚美全能神!

啦……啦……哈利路亞! 繼續閱讀

全能神的作工使我們夫妻走上了共同的道路

  1991年,因飽受家庭矛盾的苦害,我和丈夫一同信了耶穌。從此我們不再爭吵,一起查經聚會,甚是熱心。不久丈夫走出了「三自」教會進入「恢復流」,丈夫的走我當時並不介意,認為只要信的是一位神,不在一個教派也無所謂。耶穌,禱告,真理,教會,信神

  到了1995年,丈夫開始千方百計地勸我進「恢復流」,我不去他就不高興,後來他又讓帶領和同工來勸我,可他們講的不能讓我服氣,我就仍守在「三自」。每次丈夫帶著同工在樓上聚會,我不參加;「三自」的弟兄姊妹來我家聚會,丈夫也不搭理;日常生活中我賣玻璃鏡框,丈夫製作他的美術版面,我們各做各的生意,各記各的賬,各掙各的錢;自己做飯自己吃,一家人過著兩家人的日子。1997年春,我乾脆把家搬到另外一個地方,並對11歲的兒子說:「以後不准你爸再進這個家,誰要問你爸幹啥去了,你就說他死了!」面對教派的不合,家庭的對立,我痛苦極了。而這時我們「三自」教堂信幾十年的長老和帶領竟也如世人一樣,當眾互相諷刺挖苦,拉幫結夥、搞起了嫉妒紛爭。鑒於此我只能來在主面前流淚地禱告:「主啊!為什麼同是信你的卻要分成那麼多派,並且同一派別的也不能相合,這是怎麼回事呢?主啊!什麼時候教派才能合一?什麼時候我們夫妻二人才能走到一起同心合意地事奉你呢?……」後來,為了尋求合一的道,我就到「因信稱義」「重生派」「一次得救」「讚美派」等派別去走訪,結果看到的都是他們在標榜自己教派最合神心意的同時本派人之間又都明爭暗鬥,互相排擠。轉了一圈,我連原有的信心也失去了。每當夜深人靜時,回憶自己幾年的信神生涯,卻落到這般境地,不禁潸然淚下,絕望中已不知以後的路該怎麼走下去了。 繼續閱讀

全能神教會紀錄片 中國宗教迫害實錄之五《絕地重生》

全能神教會紀錄片 中國宗教迫害實錄之五《絕地重生》  中國共產黨自從1949年在中國大陸執政以來,就一直迫害宗教信仰,瘋狂抓捕、屠殺基督徒,驅逐、殘害在華傳教士,沒收、銷毀無數《聖經》,查封、拆毀教堂,取締所有家庭教會。 本紀實片講述了中國基督徒陳文忠遭受中共迫害的真實經歷。陳文忠原本事業有成,家庭幸福美滿,但因信神盡本分遭到了中共的通緝追捕,被迫離家在外逃亡了十多年。為了得到陳文忠的下落,中共警察常年監控、威脅、恐嚇他的家人,就連他年幼的兒子曉宇都不放過,最終把曉宇逼上了絕路……

更多推薦:

全能神教會的由來

東方閃電–拯救之光

基督徒福音解答—-工作篇

  問題(1)在海外工作比較忙,有時候沒時間聚會、看神的話,心裡感到虧欠神。請問在工作、家庭和追求真理之間,怎樣能找到平衡點呢?

931

  相關經文: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可8:36-37)

  「耶穌又對門徒說:『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因為生命勝於飲食,身體勝於衣裳。』」(路12:22-23) 繼續閱讀

迷途知返

安徽省宣州市 曉兵

  「你今天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保護你自身的,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著日頭……」每當唱起《貪享肉體安逸會斷送你的前途》這首神話語詩歌,我就會想起自己那試探神、背叛神的一幕幕,心中就懊悔不已,但又感激不盡。

  1997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不久我便大發熱心投身於傳福音的工作當中,並在神前立下心志:不受任何轄制為神花費,滿足神心。但隨著神作工的轉變,當神作的不合我觀念,我的慾望沒得到滿足時,我對神的「忠心」便隨之消失得無影無蹤,背叛神的本性也暴露在光中。 繼續閱讀

全能神把我從錢財的漩渦裡拯救出來

  我是一個特別貪戀錢財的人。為了能多掙錢,我栽了四五畝地蘋果樹,又種了六畝地棉花,而且還在家裡養牛、養豬。因著活太多,所以我每天都得起早貪黑、披星星戴月亮地拚命幹活,幾年下來累出了一身病——腰疼、腿疼、胳膊疼,右手因得風溼病關節都變形了,整天麻木、疼痛,有時腿疼得不能走路,有時胳膊、腿疼得不能入睡,特別是到了陰雨天,渾身上下疼痛難忍。即便這樣,為了錢我仍是不顧一切拚命地幹活、勞碌。

钱财 繼續閱讀

全能神的愛太大、太實在

  2002年9月,一個偶然的機會,畢業後幾年未見的大學同學給我傳耶穌福音。那時我因著照顧長期患病的父親(半身癱瘓已五六年)而感到身心疲憊,常常感到生命的脆弱與渺小,幻想著人若沒有生老病死那該多好啊。在這種情況下,我抱著「信仰是精神寄託」的心態接受了耶穌的福音。記得我第一次去教會聽到耶穌的話:「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聖經上還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我的心一下子被觸動了,禁不住淚如雨下,憂傷的心得到了極大的安慰,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的慈愛與憐憫。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享受到了主賜給我的平安、喜樂以及豐豐富富的恩典,這使我更堅信:神就是愛,神的愛就是包容、忍耐、憐憫、慈愛。 繼續閱讀

神拯救我脫離了地位的枷鎖

  我這個人名譽、地位心很重,心裡特別喜歡地位,喜歡讓人崇拜、仰望。為了能得到這些,我不知受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淚。小時候我家生活條件很差,我又是家中的長女,因此,讀完初中之後父母就不同意我再繼續讀書了。為了能出人頭地,我硬是不顧父母的反對,省吃儉用讀完了高中,但心比天高的我卻在高考中落榜了。從此,我只得帶著悲觀、失望的心情每天與父母一起面朝黃土背朝天——下地幹活。奮鬥了半天,一心想出人頭地的我沒能一躍成為人上人,依然還是老本色——農民,我滿肚子的委屈、痛苦,恨自己沒長個聰明的腦袋,埋怨父母沒權沒勢。結婚後,我又無奈地擔起了一個家庭婦的角色,每天面對沒完沒了的家務事,我心裡更是苦悶,也很不甘心,覺得這樣活一生太委屈了,心裡總是埋怨:老天爺對我太不公平了!為什麼能讓別人有身分、有地位,就不能讓我在人中間做個人上人呢?難道就讓我這樣窩囊地活一輩子嗎?……就這樣,心高氣傲、自命不凡的我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苦澀的淚水不知流了多少。 繼續閱讀